新春走基層 網絡中國年 德宏網

創作屬于時代作品的玉雕大師王朝陽

2014-09-18
來源:瑞麗工
核心閱讀  王朝陽工作室,位于瑞麗市邊緣一個幽靜的別墅區。王朝陽的小院內,樹木繁茂,亭臺軒榭造型雅致,顯然是經過王朝陽的精心設計,與他的翡
  



  王朝陽工作室,位于瑞麗市邊緣一個幽靜的別墅區。王朝陽的小院內,樹木繁茂,亭臺軒榭造型雅致,顯然是經過王朝陽的精心設計,與他的翡翠作品有異曲同工之妙。步入展廳,里面的每一件作品都堪稱經典,有《紅色經典系列》、《民族系列》等等。與時下一般翡翠作品不同的是,王朝陽這些作品都充滿了雕塑感,凝重而富有藝術感召力。

  王朝陽從事玉雕行業很早,1997年就在河南鎮平玉雕廠學習,當時主要是自學,后來拜師呂昆、宋世義等玉雕名家,逐漸形成了自己的玉雕風格。如今,王朝陽主要從事翡翠雕刻,他認為,一個玉雕師,一生中能夠把一種材質琢磨透徹,作出一些成績來,就很不容易了。

  2010年,王朝陽把自己的名字注冊成了商標,這在當今玉雕界,乃至整個藝術界,也是不多見的事情。王朝陽的工作室原名奇巧軒,但是長期以來,朋友們和前來買翡翠的客戶,更多地還是記住了王朝陽的名字,奇巧軒的名字并沒有推廣開,很多人都不知道。反復權衡之下,王朝陽索性將自己的名字直接注冊成商標,這樣更方便與社會各界交流。記者問他把名字注冊成商標后,在創作新作品上有沒有壓力,王朝陽的回答很平淡,說沒有壓力,語氣中透出了對自己作品和對未來的自信。

  創作屬于時代的作品

  一部中國玉雕史,就是一部中國社會的發展史,每個時代都應該有屬于自己的玉雕作品,反映這個時代的社會現象、人文、經濟、政治、宗教等方面的問題。但是,當前的這個時期是一個復制的時代、高仿的時代,玉雕界做的很多東西都是前人創造的——前人的題材、前人的造型等等,沒有屬于自己的作品。到市場上一看,遍地都是福祿壽、觀音、彌勒佛這些題材,我們上一代的上一代玉雕大師就在做,與他們的作品相比,現在市場中的很多翡翠,只是稍微加上一點符合現代人審美的小改動。王朝陽覺得,這樣的翡翠作品談不上屬于這個時代,所以多年來,他一直在探索,什么才是屬于這個時代的作品。

  近年來,王朝陽在翡翠雕刻的造型上進行了大膽嘗試,通過型的變化來傳神,試圖把造型人物內心的東西表現出來。例如,他創作的《民族系列》,經過長期的采風和積累,加上少數民族地區生活與大都市生活的對比體驗,最終用翡翠雕刻藝術準確表現了人物的生活狀況、信仰、困惑等等方面。少數民族生活中那種質樸、單純、寧靜的幸福感被他表達得淋漓盡致。站在作品前,有過大城市中忙碌、焦慮、壓抑生活經歷的人們,能夠獲得一種心靈的放松。

  而創作《紅色經典》系列,則是王朝陽對翡翠雕刻中公益藝術創作的一種探討。當今的玉雕界,與市場的結合十分緊密,玉雕作品往往帶有功利成分,而鮮有玉雕藝術為公益服務的現象。王朝陽選擇了紅色經典這個題材,試圖用美術中常見的表現形式,達到宣傳和教育的目的。

  王朝陽說,創作《紅色經典》系列之后,他感受到,技術手段只是幫助我們去表現或者去傳達自己的藝術主張和思想觀念的,做得是否精細,只是個人功力深淺的問題。一件作品真正的內在靈魂塑造,不是嫻熟的技術手段所能解決的。所以在創作中,王朝陽最大限度地發揮了材料本身的特點,只是稍微用了一些技術手段加以修飾。

  比如該系列中的《紅寶書》,這塊材料本身就有一些類似書的形狀,兩邊有皮,能夠體現出當時人們信仰的執著和狂熱。《軍帽》的材料也非常巧妙,能夠把戰爭時期硝煙彌漫的味道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有一種飽經戰火的感覺,帽子上天然形成的紅星,又是當時信仰方向的體現,當時人們的一切追求都是為了那種生活。《草鞋》也是天生就是鞋的形狀,僅略加修飾。王朝陽說,依照現在的技術手段,可以把任何一塊石頭做成惟妙惟肖的草鞋形狀,但是這種天然形成的“草鞋”,十分難得,僅需稍加雕琢,就把紅軍長征時期的狀況反映出來。

  追求最佳設計方案

  王朝陽將自己的全部創作總結為一個主題,兩項要求,四個程序。主題是“真善美慧”,就是指作品的內容要反映真善美,丑惡的內容不做,同時還要具有智慧。兩項要求中,首先是用雕刻的手段把材質美無限放大,把材料的美放在第一位,而雕刻的手段也包括巧色等傳統手段,這個要求的核心理念,就是要尊重材料本身。第二個要求,是把自己的美學觀念和主張,通過設計與材料完美地結合在一起。這種結合,是指設計與翡翠的顏色、種水和亮度的結合,尤其是對光的運用,不僅僅是調色和分色這么簡單。

  四個程序,是讀、問、思、閱。“讀”在傳統玉器行中是審料的意思,對材料進行初步了解。有時候新拿到一塊料,要反復把玩很長時間,而且是隨時隨地把玩,就是為了更好地與材料建立心靈上的溝通。“讀”完之后是“問”,就是要判斷原料上的綹裂、紋理會有多深,什么走向等等,問料要用專業的工具,對材料進行打磨,挖臟去綹。問料結束后,要開始“思”,想想這塊原料到底應該用來做什么。要從思想的高度去想,要從美學的表現去想,是運用傳統手法,還是運用比較現代的雕刻語言,等等。在“思”的過程中,要拿出設計方案,方案可能是幾十個,也可能是幾百個,最終要挑選出最適合的一個。

  王朝陽一直認為,對于每一件原料來說,都有一個最適合它的唯一方案,所以盡量要找到這個唯一方案。對于絕大多數玉雕師來說,往往都找不到這個唯一方案,或者不愿花功夫去找,而王朝陽卻樂此不疲,喜歡在無窮無盡的思索中不斷尋找。方案確定之后就需要“閱”,通過查閱大量的文獻資料、歷史記錄,看看自己的設計方案是否達到了最初想表現的藝術高度,如果沒有達到,通過對比,改進自己的設計。

  翡翠藝術中的學院派

  有一次,中央美院的一位專門研究材料的教授來瑞麗考察翡翠雕刻藝術,瑞麗市委宣傳部的有關領導陪著他轉了很多地方,都沒有發現能夠與這位教授的藝術觀念能夠合拍的作品。最后來到王朝陽的工作室,這位教授眼前一亮,在《紅色經典系列》前駐足良久,稱這組作品有學院派的風格,給予了很高的評價,并稱自己看到了翡翠雕刻藝術未來的希望。最后,這位教授與王朝陽暢談良久。

  王朝陽說,自己這幾個系列的作品,都是想通過玉雕的技術手段,反映這個時代人們的觀念和審美,但是目前還不夠全面和完善,還在探討當中。王朝陽對待翡翠的態度與傳統的玉雕大師有很大差別,他探討材質屬性與作品主題之間的本源關系,他探討翡翠藝術在社會宣教方面的功用,他尋找屬于時代本身的創作體系,這一些與當代藝術家們有些相似。

  王朝陽認為,任何一種藝術,在繼承傳統的同時必須要有創新,否則這種藝術是沒有生命力的,繪畫是這樣,玉雕也是這樣。現在很多收藏者都覺得,到市場中,滿眼都是千篇一律的佛、觀音,雷同而乏味。如果是一個對翡翠行業不熟悉的人,可能他會去買一些東西,而對于一個已經熟悉了這個行業的買家來說,很難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當前是一個中華文化走向國際的時代,隨著中國經濟實力的強大,中國文化也逐漸走進世界的各個角落。如何能讓在西方文化體系中成長起來的人認同中華文化,是一個問題。玉文化是中國文化的精髓,綿延數千年,內蘊深厚而豐富,遵循玉文化的脈絡,是西方人了解中國文化的一個很好的途徑。但是,如何能讓中國的玉文化易于讓西方人接受,非常值得探索。王朝陽在翡翠雕刻藝術上的探索,其實是在尋找中國玉文化走向西方的路徑。他希望自己的研究和創作,能為中國翡翠藝術的豐富和發展作出貢獻。(鑒寶 王健 原文有刪減)

發布人:wyx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