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 德宏網

圖說

畫卷德宏

游坦丫旺瀑布

董有湘
2017/11/07
查看原圖

  久居城市,早已對鱗次櫛比的高樓,川流不息的車輛熟識無睹,心中溢滿太多的喧囂、煩躁之后,竟對瀑布莫名的思念起來。趁國慶放假之機,騎上摩托車去探秘“坦丫旺”瀑布。

  說到瀑布,腦海就會浮現李白詩句“日照香爐生紫煙,遙看瀑布掛前川。飛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銀河落九天。”這首膾炙人口,久駐心里的詩篇,讓人油然產生多少幻想?拍攝瀑布成了縈繞心頭的夢寐。德宏山川巍峨,溝壑縱橫,海拔落差跌宕,瀑布遍地。多年跋山涉水,目睹過的瀑布有昔馬猛乃河瀑布,江東奪山河瀑布、卡場河瀑布、小中山瀑布等,莫里瀑布成了鳳毛麟角,AAAA級景區,觀賞瀑布確實令人心胸坦蕩。偶然從“微美芒市”獲悉,距離芒市不遠處,原州水泥廠旁邊有一瀑布,且規模氣勢毫不色遜,探秘之心油然而生。

  因不熟路況,不敢開車,騎摩托能應萬變。吃過早飯,加滿油箱,備好干糧、飲用水,便匆匆啟程。十月正午的陽光,毒辣刺臉,裸露的手臂辣乎乎痛癢,水泥方塊路面閃著刺眼光芒,塵土飛揚,讓人有種窒息的感覺。樹蟬撕心裂肺地鳴叫著,讓人煩躁、耳鼓發癢發麻。原州水泥廠大門前約兩百米處,左邊豎著簡易框架,框架掛一牌子,噴涂著“坦丫旺瀑布”避暑山莊紅色大字。框架下面,一條狹窄、蜿蜒的土路,被茂密的竹林掩映著,神秘地延伸至竹林深處。山風徐徐,感覺幽靜清涼。小鳥、蟲子鳴唱,音調此起彼伏,似有天籟韻味。行至山峰腳下,現一塊開闊地,竹林茂密,蓋有幾幢簡陋房屋,燒烤、玩撲克牌、猜拳喝酒、唱卡拉OK;炊煙裊裊,盤繞林間,混合著流水嘩嘩聲,讓寂靜林間頓時喧鬧起來。雖說簡陋,確有避暑山莊的靜寂、涼爽宜人之盛景。再往前走百米,便到了盡頭,一簾銀色溪流從山間崖壁飛流直下,形成清爽怡人的山間瀑布,聲如浪濤,震耳欲聾,哇噻!這就是神奇秘境“坦丫旺”瀑布!可以說這是德宏境內距離城市最近的瀑布了。嗯,“天下之瀑十有九,最美唯有坦丫旺”。

  直覺告訴我,“坦丫旺”是傣語,請教傣語專家老馮,他解釋說:“坦”是山洞,“丫”是奶奶,是否可以解釋成一位傣族老奶奶發現的瀑布?這里還有一個神奇傳說故事,據說瀑布旁邊曾有一個溶洞,炸石頭時被堵塞了,再也找不到了。只要仔細觀賽,不難發現,瀑布旁邊的開闊地,就是炸石頭留下的空地,如今則方便觀瀑布的人們,利弊姑且不論。步臨瀑布,絕壁腳下,蓋有小屋一間,里面放置著傣族供佛用的香爐、花瓶、佛像,屋旁放置著插滿塑料花朵的花瓶,屋前聳立一塊長方形大石頭,上面放置著傣族婦女供奉的糯米飯、粑粑、糖果,前來觀賞瀑布的傣族群眾,都要佇立屋前,彎腰合掌,默念心語,誠心祈禱。瀑布正前方用竹子編織成一座廊橋,懸空橫跨山谷,乃觀瀑布最佳位置。身臨其景,融入曠野,怡然自得。

  佇立瀑前,抬頭仰望,山色青翠,綠樹成蔭,山峰高聳云端,不見峰頂,水流從茂密林間傾泄而下,目測瀑高不下60米,九十度絕空垂下,似一匹巨幅白綢,遙掛絕壁。水流碰擊石壁,水花飛濺,宛如珠璣拋灑,晶瑩剔透。瀑布底部,滴水石穿,形成深潭,面積不大,潭水青綠,深不可測,陰森恐怖;水簾入潭,浪翻水沸,驚濤駭浪,膽怯者不敢靠近;水流撞擊著石頭,聲若驚雷,氣勢磅礴、動人心魄。此刻此景,我仿佛聽到這撞擊聲里,迸出了李白那千年不變的歌聲。瀑布對懸崖、石頭無可畏懼,所以唱出氣勢磅礴的生命之歌。

  潭前水流湍流,溪水冰涼透骨,石頭光滑難立。濕漉漉的霧氣,清涼涼地撲面而來,猶如紛飛的小雨,均勻地撒在身上,很快打濕頭發睫毛,空氣變得格外清新,呼吸之間盡享清爽甘甜,瞬間整個人都生出愜意舒爽的涼意來。如有膽量和腳力,從右側陡坡攀爬上去,對峙瀑布,原本壯觀的瀑布此刻變得嬌小秀氣,不禁生出會當臨絕頂,一覽眾山小的別樣情懷,心中之豪氣油然而生,挑戰的喜悅盛滿心頭。佇立竹橋,面對瀑布,眼前又是一番景象:只見懸崖斷壁上雪噴云涌,似白練,似銀綢,似霧雨。陽光從樹隙間透射進來,霧氣迷漫,色彩斑斕,彩虹若隱若現。

  瀑布之下,地勢陡峭,亂石崢嶸,幾道疊水,迂回曲折,溪水湍急,水花飛濺,仿佛雪白飛舞,又似珠璣撒落。溪中奇石林立,清翠苔蘚點綴,挽起褲腿,赤腳探險,讓溪水沖刷心中的疲倦,讓心頭涌現出詩和遠方,這不就夏日里渴求的愜意生活嗎?正午陽光直射在溪流上,溪流明暗更疊,閃爍眩目,斑斕離奇,畫面優美,奇景險景不絕,真有“九曲十回通幽處”之美感。溪邊植被墨綠,綠色蜻蜓、多彩蝴蝶雙飛交尾,還有青蛙從石頭跳落水潭,叮咚之聲不絕于耳。

  瀑布左側陡峭山間,有人工挖掘的小路,依山順勢,蜿蜒曲折,溝壑兩邊,峰巒疊嶂,山風徐徐,伴著山澗流水潺潺,實在令人心曠神怡,有種探險的感受,頓感胸襟大開。從瀑布至活動場地,有兩道竹橋,可臨溪戲水,感受山溪之清澈,泉水之甘洌。

  附近村寨的傣族群眾,三五成群,衣著盛裝,騎著摩托來到“坦丫旺”瀑布,用手機或互拍或自拍,高興得哈哈大笑,似乎忘卻了繁忙秋收的疲勞,讓身影與瀑布融合,讓身心與自然交匯,讓情感與溪流滲透,讓喜悅與水聲共鳴。

  整個下午的拍攝,似乎還沒有過癮,第二天清晨,我再次來到“坦丫旺”瀑布,有了前一天的熟悉和感受,對瀑布產生更深的感懷和敬畏。遠遠望去,瀑布上方云霧繚繞,若隱若現,朦朧間露出峰頂,偶然聽到猴啼,空曠悠遠,如歌如泣;鳥聲渾厚,如天籟之音,清脆悅耳。瀑前沒有人影,只有瀑布孤獨飛濺,經微風輕拂,飄飄灑灑,如薄霧,似細雨,山風更加清爽;瀑水跌涌之聲與竹梢摩擦聲互相呼應,像無節奏的海浪,似排山的巨潮,又若千軍萬馬于遠古陷陣,戰鼓雷鳴,雖實如幻,讓我不禁寒顫,不敢久留,懷著遺憾轉身離去。

  “坦丫旺”瀑布它,雖不及瑞麗莫里瀑布壯觀,卻也綺麗秀美,質樸悠然。太陽照射,那瀑布亮著銀鏈一樣的光,吼著震耳欲聾的雷,帶著凌厲無比的風,攜著驚天動地的力,展著奇幻綺麗的形,閃著五光十色的彩,如一只巨鷹展翅俯沖,如一幅巨畫掛于山巖。瀑布兩邊的“紫氣”騰騰,那不是李白筆下的“紫煙”、張九齡描繪的“紫氛”嗎?千百年過去了,它還是這般迷人。

  觀“坦丫旺”瀑布,就像欣賞剛剛揭開蓋頭的大家閨女,仿佛有種神秘之感縈繞心頭。初次觀之,感覺少了一些熱帶雨林植被,如高大茂盛的古樹、闊葉藤蔓、掌狀植物。但也另有一番特色,多了一些傣家特色的竹林、竹橋、竹屋,依然不失亞熱帶雨林、碧溪、怪石、繁花、珍稀鳥類蟲蝶,宛若一個童話般的境界。

  “坦丫旺”瀑布,芒市城邊不可多得的旅游盛景。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